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享受音乐盛典欢迎光临铜鼓谈!
开启辅助访问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铜鼓谈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铜鼓谈 铜鼓网 网友投稿 个人投稿 查看内容
订阅

个人投稿

老重庆 《巴山夜雨》

2013-11-30 14:31| 发布者: tgtan| 查看: 271| 评论: 0

【摘要】 简介自序  我是重庆人  早年读李商隐关于重庆的《夜雨寄北》诗:“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何当共  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当时就纳闷,李商隐大家手笔,惜墨如金,何故一绝之中两用  “巴山 ...

简介

自序
  我是重庆人
  早年读李商隐关于重庆的《夜雨寄北》诗:“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何当共
  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当时就纳闷,李商隐大家手笔,惜墨如金,何故一绝之中两用
  “巴山夜雨”?直到在重庆生活了几十年,耳濡目染,领悟其间,方才自觉李商隐一为写实:雾绕巴山,日睛夜雨;二为写虚:隐隐约约,扑朔迷离。这样想时,昔日那混沌零散的老重庆的轮廓,如今反倒清晰了。
  正是这样的时候,江苏美术出版社的何先生来渝约我写老重庆百年沧桑的书。我在为天津百花文艺出版社写长篇,按说是没有时间的。但,对于这个选题,我却因为想到了一件事情而突然有了要写的念头。这件事情发生在两年半前的北京,八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上,审议设立重庆直辖市议案的时候。由于重庆近些年发展不快,是东北现象(老工业基地)和西北现象(经济落后)的重叠之地,所以包括我在内的重庆代表发言大都少讲现实,多讲历史,讲得最多的,便是抗战八年中的“陪都”了。殊不料一位南京代表在见了简报后,颇不以为然地道:“‘陪都’算什么理由?我们‘首都’还不是直辖市呢,关键是你有没有自己的东西!”
  此言说得难听,却亦说得真实。那厶,重庆有没有自己的东西呢?应当承认,这里没有帝都遗韵,没有十里洋场,没有津门旧事,没有秦淮旧影,然而,我敢肯定,重庆不仅有自己的东西,而且有别人没有的东西。事既如此,只要有东西可写,那又何乐而不为之呢。
  感谢何先生在时间上的让步和多方酉拾,感谢这些老照片的提供者和收集者。虽然是一次仓促的合作,但你们让我从从容容地为重庆做了一件能够证实自己有自己的东西的事情。
  因为,我是重庆人。
  黄济人
  1999年7月20日

出版社

江苏美术出版社

黄济人 著江苏美术出版社1999年9月版

作为民国时期的陪都,共和国西部唯一的直辖市,重庆之于中国西部有着更为特殊的地位和影响。过去的老重庆没有帝都遗韵,没有十里洋场,没有津门旧事,也没有秦淮旧影。但老重庆有自己的故事,而且有别人没有的东西。一本《老重庆——巴山夜雨》中,昔日那混沌零散的老重庆的轮廓,如今渐渐清晰了。巍峨的高山,低回的河谷,承载着重庆三千年的文明史。在浩荡的历史长河中,重庆以其巨大的凝聚力和辐射力,成为古代区域性的军事政治中心和商业物资集散地,历千载而不衰,从容吐纳万物,化育生机。近代一百多年来,重庆又经历了因商而兴、内迁而盛、改革腾飞的发展道路,从一个古代军事要隘,发展成为开放的、连接我国中西部的战略枢纽;从古代的区域商贸中心,发展成为长江上游的经济中心;从十九世纪的单一型转口贸易城市,成长为中国西部最大的多功能的现代工商业城市;从位居四川盆地东部的港口城市,发展成为立足中国内陆、面向五洲四海的中央直辖市。重庆在我国西部地区的迅速崛起,不论是过去的辉煌历程还是今天的日新月异,都在中华民族的发展史上留下了深刻的印记,为世人所关注凝眸,是了解西部的重要窗口。

四川民族出版社

庄学本 著 马鼐辉 王昭武 庄文骏 主编四川出版集团·四川民族出版社2007年1月版

庄学本是20世纪中国杰出的摄影大师。1931年,22岁的他开始产生对边疆地区的兴趣,立志考察西部,想把西部介绍给东部。但是考察西部之路走得异常艰难,数次未果,1933年,庄学本凭借朋友帮他以“开发西北协会”调查西北专员的名义办到的一张去青海果洛旅行的证件,从成都出发,考察西部地区。完成了他的代表作《羌戎考察记》。该书内容记述了灌县、绵麂、威州、茂县、理番、八石脑等地的民族、历史、地理、宗教、风俗、考古、居民、军备、政府等,并留下了数千张弥足珍贵的图片。庄学本将一种文明与尊严的力量赋予了他所关照的边她人民,而这份人性的尊严,长久以来为在中国土地上“武装探险“的西方闯人者所践踏,令70年后的我们肃然起敬。


​​书部分内容

巴将军,一个感人的故事
  80年代,重庆电冰箱厂生产过一种将军牌电冰箱,质量上乘,销路极广。只是外地的人们有些不解,什么名字不好取,为什么要叫将军牌?那电冰箱和将军原本就是风马牛不相及呀。
  但是,重庆人接受这个品牌的名字。因为将军指的是古时巴国的将军蔓子,人称巴将军,也叫巴蔓子。关于他的事迹,史书是这样描述的:“周之季也,巴国有乱。将军蔓子请师于楚,许以三城。楚王救巴。巴国既宁,楚使请城。蔓子曰,‘借楚之灵,克弭祸难,诚许楚王城,将吾头往谢之,城不可得也!’乃自刎以头授楚使。王叹曰,‘使吾得臣若巴蔓子,用城何为?’乃以上卿礼葬其头。巴国葬其身,亦以上卿礼。”
  这自然是一个感人的故事。
  而且,人们把关注的热情从礼葬追逐到了墓地。墓地就叫将军坟。
  重庆的将军坟很像北京的公主坟,不仅确有其坟,而且最终演化成一个地名。有所不同的是,重庆的这座古墓还在,就在七星岗马路下莲花池边上。这是当地老百姓深信不疑的。然而,因为这个地名的出现,新的问题相应出现了: 楚王想用巴将军的忠义去教育自己的臣僚,把他的头颅以上卿礼埋葬了;巴将军自然是巴国的功臣,民族英雄,所以巴国把他的身躯也以上卿礼埋葬了。它们埋在哪里?史书认为,巴将军的头颅埋在“荆门山之阳”,即湖北宜都县大江南岸;而身躯埋在湖北清江县都亭山。清江县虽属当时巴国的属地,可是更接近楚国的势力范围,干战争的影响而不顾,是为了让巴将军的身躯靠近一点他的头颅么?
  史书另外的说法也对将军坟现在的位置表示质疑:虽说重庆是巴国的国都,从安全和对巴国的影响考虑,巴蔓子的身躯埋在重庆更为合适,但,巴国历代国王的陵墓都不在重庆而在重庆下游的涪陵。巴将军坟,能够冲破至苛至严的巴国礼教而埋在涪陵上游的重庆么?
  回答这个问题的是清乾隆年间的《巴县志》:“县西北五里,有石兽、石龟各二,石麒麟、石虎各一,即巴国君陵。”那么这位巴国国王为什么不照礼教葬在涪陵呢?显然是受到楚国侵略的影响。这就行了,巴王能葬在重庆,巴将军的身躯也随着王灵而去了。
  可是事情并没有了结,因为《巴县志》还有另外的记载:“巴蔓子墓在熊涵园中,熊毁之……”这是说,将军坟在明末东阁大学土王应熊的花园——涵园里面。他嫌将军坟有碍观瞻,于是把坟拆毁了。
  事情又闹大了。巴将军愈发深得民心,而王应熊更招人群激愤。所以明末以来,但凡讴歌巴蔓子的诗文,多有对王应熊大加谴责的。其中道光年间的东川书院山长何彤云所作《巴蔓子墓》算是很典型的了:“臣头可得城难与,一剑临风谢强楚,将军真是社稷臣,不惜一身保疆土……焉知阅也三千年,一切乃入函相园,函相行乐期无死,岂肯与鬼为比邻?”
  这首诗使我想起了西子湖畔的岳飞与秦桧。虽然是完完全全的两回事情,但中国老百姓有爱必有憎、有是必有非的鲜明立场和道德标准,却是一脉相承的。

目录

开八闭十七门
  没有自行车,但有吊脚楼
  "圣地"不"圣"夫子池
  …………
  第二章 巴国风
  巴将军,一个感人的故事
  下里巴人
  "上帝之鞭"折断
  …………
  第三章 辛亥潮
  悲壮激烈《革命军》
  报业英烈
  "清水袍歌"
  …………
  第四章 开埠史
  "挂旗洋船"
  教堂踪影
  火柴与香烟
  …………
  第五章 陪都事
  神秘的林园晨雾
  国府西迁始末
  "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
  …………
  第六章 大后方
  茶馆小调
  走进《凤凰涅般》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
  编后记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上一篇:王庆平-----一个永不言弃的追梦人(纪实)
分享到: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相关分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