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享受音乐盛典欢迎光临铜鼓谈!
开启辅助访问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铜鼓谈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铜鼓谈 铜鼓网 网友投稿 个人投稿 查看内容
订阅

个人投稿

段亮采:毛泽东在炎陵的几次重大革命活动

2013-12-8 00:18| 发布者: admin| 查看: 905| 评论: 0|原作者: 段亮采|来自: 投稿

【摘要】   你知道86年前毛泽东为秋收起义部队发展第一批新党员并亲自主持入党宣誓仪式,是在哪里吗?你知道1928年春被错误开除党籍的毛泽东,自发给部队当政治课教员,开我军政治培训工作先河是在哪里吗?你知道毛泽东首次 ...
  你知道86年前毛泽东为秋收起义部队发展第一批新党员并亲自主持入党宣誓仪式,是在哪里吗?你知道1928年春被错误开除党籍的毛泽东,自发给部队当政治课教员,开我军政治培训工作先河是在哪里吗?你知道毛泽东首次亲手为农民分田,拉开中国土地革命序幕是在哪里吗?你知道为掩护湘南起义部队上井冈山,毛泽东亲自率部阻击尾随而来的敌人,并与朱德首次会晤又是在哪里吗?告诉你吧,这一切的一切都发生在井冈山南麓的炎陵县。

  炎陵县,以前叫酃县,因华夏始祖炎帝神农氏葬于此,1994年2月,经国务院批准更名为炎陵县(本文为了还原历史,仍用旧称)。炎陵位于湖南省东南边陲,与江西的宁冈县(今井冈山市)、遂川县、永新县交界,是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毛泽东在《井冈山的斗争》这篇著作中介绍了井冈山根据地的范畴:“井冈山介于宁冈、酃县、遂川、永新四县之交,北麓是宁冈的茅坪,南麓是遂川的黄坳,东麓是永新的拿山,西麓是酃县的水口,四周从拿山起经过龙源口(以上永新)、茅坪、新城、大垅(以上宁冈)、十都、水口、下村(以上酃县)、营盘、大汾、五斗江、黄坳(以上遂川)到拿山,共计五百五十里。”在井冈山斗争时期,毛泽东在酃县开展了一系列首创性革命活动,为我国的军队建设、土地革命建设和井冈山根据地建设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更为毛泽东思想的形成提供了了实践基础。为纪念毛泽东诞生120周年,近日,笔者来到炎陵县采风,踏入这块红色热土,追寻着伟人的足迹,目睹革命旧址里的一件件珍贵历史文物,聆听讲解员深情的描述,我总是心潮澎湃,热泪盈眶,仿佛看到身材高大、身着便衣、脚蹬草鞋的毛委员挥舞着有力的手臂,迈着坚定的步伐,微笑着向我们走来……

  为部队发展第一批新党员

  1927年9月29日,毛泽东率领秋收起义部队在三湾进行了改编,原来一个师的建制缩编成一个团,命名为中国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第一团。并作出了“支部建成在连上”的重大决议,从而奠定了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基础,也是毛泽东在进军井冈山和领导井冈山斗争中对无产阶级建军原则的一个重要创造。

  但三湾改编提出的这个伟大设想却未能立即付诸实行,时间太紧是一个方面,三湾改编为期只有三天时间,就匆匆上了井冈山;更主要的是,要在连队建立党支部,其前提是必须要有党员才行。而当时各连队士兵中党员可谓寥寥无几,难以发挥作用。再说发展党员是一件挺严肃的事情,需要时机、条件成熟才行,不是小孩过家家,随便找个人凑数了事。

  上井冈山后,在袁文才的帮助下,毛泽东在茅坪建立了后方医院,安置了伤病员,还建立了留守处。解决了后顾之忧的毛泽终于吁了口气。但他却并没有停下来,10月8日,毛泽东又带领部队下了山,经宁冈砻市镇进入湖南酃县一带活动。其目的有三:一是打探南昌起义部队消息,并伺机接应或汇合。二是筹粮筹款,解决部队过冬之需。三是沿途宣传发动群众,扩大政治影响。

  进入酃县的第一站是十都镇,十都距宁冈砻市仅20多公里,以此向赣、闽、粤分别有茶、盐古道通行。团部设在镇东头的“万寿宫”。万寿宫本是为纪念江西地方保护神——福主许真君(许逊,晋代道士)而建造的寺庙宫殿,因宋真宗赐名为“万寿宫”而更著名。古代江西经济发达,江西人善于做生意,主要经营陶瓷、茶叶、大米、木材和丝绸,赣商行走全国,可谓哪里有商业哪里就有江西人,有江西人聚集的地方就会建有“万寿宫”。所以,全国各地都有江西商人修建的万寿宫,据说外国也有。

  据史料记载,十都这座万寿宫始建于清未,是吉安商人集资兴建的商务会馆。它座西朝东,砖木结构,雕梁画栋,飞檐翘角,气势雄伟。占地面积535平方米,里有戏台、中厅、后厅,还有左右厢房数间。

  此时,毛泽东抬头看到宫门上“万寿宫”三个熟悉的大字,不由想起上个月秋收起义期间在江西铜鼓县的一些经历:9月11日,毛泽东在铜鼓县领导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第三团参加秋收起义。15日,三团攻打浏阳东门失利后,退至铜鼓排埠乡休整,等候在平江长寿街失利的第一团前来汇合。团部就设在排埠的万寿宫。等了2天,不见一团赶来,毛泽东就带领三团离开排埠万寿宫,奔赴浏阳文家市会师,后转兵井冈山;今重返湖南境内第一天又住进了“万寿宫”……想到这,无神论者毛泽东凝视着大厅神龛上的福主神像,心里默默地说:“福主呵,你保护的仅是江西人的利益,而我们工农革命军是穷人的队伍,是要保护包括江西人在内的所有天下百姓的利益的;而只有打倒反动阶级的黑暗统治,穷人才有可能得‘福’啊!”

  在这里,毛泽东部署了两件事。自秋收起义以来,前委就和上级失出了联系。部队自浏阳会师后,一直在江西境内穿插,现在又返回到湖南,毛泽东觉得有必要向湖南省委汇报。因为工农革命军前委毕竟是受湖南省委领导的。于是,毛泽东派何长工去长沙找湖南省委汇报,并相机打听南昌起义部队的下落;二是为扩大政治影响,决定攻占酃县县城。

  当晚,毛泽东住在万寿宫

  当时,毛泽东没有想到,事隔半年后的1928年4月,他和朱德竟在这万寿宫里进行了首次会晤,就两支队伍在井冈山大会师的相关事谊进行了商谈。此为后话,暂且不表。

  第二天早上,毛泽东率部离开十都,按预定计划向酃县县城方向逼进。就当部队到达与酃县县城隔壁的沔都乡时,毛泽东得到情报:酃县团防局已获工农革命军要攻占县城,急忙从茶陵团防局搬来了援军。

  敌情发生了变化,使部队拿下酃县县城的把握大打折扣。不能拿鸡蛋碰石头!为了保存革命力量,毛泽东果断改变部署,放弃攻打酃县县城,经石州、板溪,进入水口镇。

  水口是井冈山西南脚下一个小镇,它位于两省三县交界之处,其东北背靠井冈山,西南面向湖南南部地区,可进可退,既远离城市,又不十分闭塞。

  工农革命军在水口住了5天。团部设在朱家祠(今水口镇中心小学内),毛泽东住在团部对面的桥头江家。从十都到水口的行军途中,毛泽东开始在工农出身的战士中培养入党积极分子。时任一营二连一班班长赖毅(1955年授予中将军衔)解放后在回忆录中记叙了当年毛泽东在战士们中间开展深入细致思想工件的情景:

  “每天行军,我都有看见毛委员出现在战士们的行列中,他身穿便衣,脚蹬草鞋,今天在这个连队,明天在另一个连队,找战士们谈话,问他们在家里干什么?怎样参加革命队伍的?问他们对革命的认识,对目前形势的看法。由于当时部队开小差的多,因此枪也多,这样有时就得雇老百姓挑担。有一天,毛委员走到一个连队,有个新战士不认识他,以为是老百姓,便要他挑担子,毛委员和蔼地说,我挑了好几天了,今天连长叫我休息。认识毛委员的同志就说:‘这是中央派来的毛委员呀!’战士们都感到惊奇。由于毛委员这样平易近人,没有一点官架子,大家也就毫不拘束地围在他身边,纷纷向他诉说自己的经历。”

  就是在这样一种不拘形式、平起平坐的交谈中,毛泽东发现和培养了一批工农出身的积极分子。同时,毛泽东又指示各营、连党代表抓紧物色、培养入党对象。

  山区的秋夜是那样的静谧,蓝蓝的夜空中北斗星在闪耀着银色的光芒。

  部队进驻水口的第四天(1927年10月15日)晚上,赖毅、陈士榘、李桓、欧阳健、鄢辉、刘炎等6个被批准入党的战士在连党代表宛希先等人的带领下,秘密来到水口圩旁的叶家祠堂的小阁楼里开会。

  毛泽东早已在里面等候。

  阁楼里,摆着一条农家四方桌,几条长板凳,桌上放着一盏煤油灯,桌面上压着二张下垂长方形红纸,一张上面写有三个弯弯曲曲的英文字母“C C P”(Chinese Communist partyr的缩写),一张写有入党誓词。

  赖毅将军在回忆录《毛委员在连队建党》一文中这样写道;“……看到这一切,我明白了!马上要举行入党宣誓了……”

  是啊,要入党了,而且是毛委员今晚亲自主持入党宣誓仪式!想到这,赖毅等6人无不感到激动和幸福。

  待宛希先等党代表介绍完6个新党员的简历和政治表现后,毛泽东又亲自走到6人面前,依次逐个进行询问。然后,他指着红纸上那三个大家没有见过的英文字母“CCP”解释说,它念“西西皮”,中文意思就是中国共产党。并对另一张红纸上的入党誓词也遂条遂句作了解释。

  宣誓开始了,全场庄严、肃穆。

  毛泽东站在6名新党员面前,举起紧握拳头的右手,领着他们宣读入党誓词:“牺牲个人,努力革命,阶级斗争,服从组织,严守秘密,永不叛党。”

  豆黄的油灯下,6个年轻人在毛泽东的见证下,声音低沉但绝对坚定地许下了一生的奋斗和承诺。

  宣誓结束后,毛泽东亲切地对新党员们说:“从现在起,你们就是光荣的共产党员了,我祝贺你们!今后大家要多起模范带头作用,要团结群众,多做宣传,多做群众工作,更要严守党的秘密。”

  当晚,在党员最多的一营二连建立了支部。

  38年后的1965年5月,重上井冈山的毛泽东,曾对身边的工作人员说:“支部建在连上是到水口以后的事,水口是个好地方,我在那里为秋收起义部队发展了第一批新党员。我住在桥头一户姓江的农家,在江家我和团长张子清等人为发展新党员问题进行了彻夜长谈。”

  水口建党,是我军历史上把“支部建在连上”原则付之实践的第一次建党活动。之后,工农革命军各连相继举行了建党活动,这不仅为部队增添了新的血液,而且,众多工农优秀分子投入到党的怀抱,使中国共产党像一块巨大的磁铁,成为一个坚强的团体。为此,毛泽东在《井冈山的斗争》一文中有感而发:“红军之所以艰难奋战而不溃散,支部建在连上是一个重要原因。”

  然而历史却在水口这个湘赣边界的山区小镇开了个“玩笑”——毛泽东在这里为秋收起义部队新建了一批党员,而秋收起义的两名主要军事指挥员、两名老党员苏先骏和余洒度却先后不辞而别,离开革命队伍,叛变投敌。苏先骏和余洒度原本就对毛泽东率部上井冈山当“山大王”的做法极大不满,一心希望南下与南昌起义部队会合,不料在水口从报纸上得知南昌起义部队在广东潮汕惨败的消息,于是他俩对革命悲观失望,先后偷偷出走离开了革命队伍,当起了叛徒。苏先骏还出卖了中共中央候补委员、湖南省委书记、工人运动杰出领袖郭亮同志。1930年,彭德怀率领红三军团打下长沙,抓获了苏无骏并将其枪毙;余洒度做了国民党的官员。后来因贪污军饷,贩卖鸦片而被国民党处以极刑。

  毛泽东当然也从报纸上看到了南昌起义部队在广东潮汕惨败的不幸消息,内心之沉痛不言而喻。其实,他原先也和苏先骏、余风渡一样,对南下与南昌起义部队会合抱有希望。但残酷的现实,让毛泽东又一次感受到盲目进攻城市的严重后果,他不由庆幸自己转兵井冈山这条路走对了;而苏先骏、余风渡俩人的出走,又加深了毛泽东他对自己这支队伍的前途和命运的忧虑,如果部队从上到下,没有一个坚强的核心,那么既是不被敌人消灭,也会如同一盘散沙,非散伙不可!从此,“支部建在连上”成了工农革命军的灵魂工程。

  事后回顾这段历史时,后人不禁臆想:如果当时苏、余俩人继续跟随毛泽东留在井冈山的话,命运可能会是另一个样子。不过,人们应该不会忘记,井冈山历经劫难,尤其是第五次反“围剿”失败,中央红军被迫进行25000里长征,走到陕北时,10万中央红军已不足3万人。九死一生的长征路考验着每一位红军战士的毅力和信仰。而像苏先骏、余洒度这种贪图荣华富贵、对革命产生动摇的变节分子即使当时不出走,不叛变,也不可能在长征路上坚持到底、“笑到最后”的!更何况历史不容假设,也不会重来。大江奔出不复回。自然界的水口是这样,革命的“水口”同样如此,大浪淘沙,滔滔不息,那些对革命动摇的、贪生怕死的“浮渣”一个个地“流”走了,留下来的是更加坚强、更加团结、更富有战斗力的“金砂”和“磐石”!

  现在的水口,交通更是十分方便,106国道穿镇而过。从县城到水口不到半个小时。连队建党旧址——叶家祠就座落在街口。它是一座典型的江南晚清祠堂建筑,砖木结构,小青瓦屋面,硬山顶。门楣匾额题有“毛泽东第一次主持连队建党旧址”字样,是当年连队建党亲历者——赖毅将军1976年重返叶家祠时亲自题写的。早在1972年,叶家祠就公布为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和株州市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当我走进旧址,看到阁楼内陈列的那张写有中国共产党的缩写字母“C C P”和入党誓词的大红纸时,我心里惊涛拍岸般久久不能平静。是啊,当时正值革命低潮,蒋介石及其党徒疯狂地向共产党和革命群众举起了血淋淋的屠刀,尤其是南昌起义、广州起义、秋收起义的相继失败,一些共产党员由此胆怯和绝望,或脱党或叛变,就像苏先骏和余洒度之流。而时任中国共产党中央临时政治局候补委员的毛泽东却领着几个年轻的工农革命军战士,毅然举起紧握的拳头,在这山窝窝里发出了“永不叛党、革命到底”的铮铮誓言!正因为有一代伟人毛泽东和广大共产党人这般坚定不移、誓死如归的铮铮誓言,我们的党和我党领导的人民武装才得以由小变大、由弱变强,茁壮成长;正因为有这般铮铮誓言,井冈山的星星之火才得以燃遍大江南北,五星红旗才得以在天安门冉冉升起;正因为有这般铮铮誓言,我饱受苦难的民族、我历经浩动的国家才得以摘掉“东亚病夫”的帽子,才得以自豪地站起来、富起来,强大起来、科学起来,巍然屹立在世界东方!

  
123下一页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上一篇:老段:重走井冈山革命会师路 之 千秋万载下一篇:铜鼓·仙姑坛观光旅游风景区
分享到: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相关分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