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享受音乐盛典欢迎光临铜鼓谈!
开启辅助访问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铜鼓谈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铜鼓谈 铜鼓网 网友投稿 个人投稿 查看内容
订阅

个人投稿

老段:重走井冈山革命会师路 之 千秋万载

2013-9-28 01:35| 发布者: tgtan| 查看: 592| 评论: 0|原作者: 老段|来自: 邮箱投稿

【摘要】 提起万载,就不能不说到仙源。仙源又叫小源,距县城50公里,距铜豉25公里,是个依山傍水、风景秀丽的山沟小镇。当年红五军就是由铜鼓经仙源进军万载县城的。这里虽说是个小山窝,但在湘赣鄂革命史上却写下了浓墨重彩 ...
  13日上午,我们离开铜鼓县城,来到了万载县的仙源镇。

  万载也是千峰叠翠、万壑藏秀之地,境内800米以上的山峰有36座,最高山峰1400余米。和铜鼓县一样,万载也与湖南浏阳接壤,是湘鄂赣革命根据地的重要组成部份。

  万载可说是与红五军结下了不解之缘,1928年9月初,红五军第一次上井冈山时,在万载大桥(今双桥镇)遭敌伏击而被迫返回平江、铜鼓边界;同年11月底,红五军主力第二次上井冈山时胜利攻占了万载县城,歼灭了县城的反动武装,活捉并镇压了县长、县公安局长等一批反动头目,还缴获了不少布匹和银元。除了自用外,红五军还把部分战利品作为会师礼物送给了红四军。红五军主力上井冈山后,黄公略率领教导大队,在万载开展游击战争,发动群众打土豪,进行抗租、抗债、抗粮、抗捐、抗税的“五抗”斗争。1929年8月,彭德怀、腾代远率领红五军主力从井冈山返回湘鄂赣边境,又一次攻克了万载县城,与在边界打游击的黄公略部会合。红五军的几次万载之行,大大地鼓舞了万载人民的革命热情和斗志。1929年秋,毛泽东、朱德率领的红一军团一路转战也来到了万载县城,在这里,毛泽东发布了进军文家市的命令。毛泽东、朱德的到来,更使红军声威大振,出现了“风展红旗如画”的局面,万载及整个边区的革命形势有了新的发展。

中国共产党湘鄂赣省委旧址

  提起万载,就不能不说到仙源。仙源又叫小源,距县城50公里,距铜豉25公里,是个依山傍水、风景秀丽的山沟小镇。当年红五军就是由铜鼓经仙源进军万载县城的。这里虽说是个小山窝,但在湘赣鄂革命史上却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为了巩固万载、铜鼓、修水根据地,积极向东南方向发展,使之与湘赣苏区打成一片,实行武装割据。1932年4月12日,湘鄂赣省委和省苏维埃政府机关从修水迁至万载仙源。在这里办起了兵工厂、造币厂、工农银行、红三医院等,还创办了中华苏维埃中央政治学院第五分校,还主办了《红旗》、《战斗日报》等报刊,仙源成了当时湘鄂赣省政治、经济、军事和文化的中心,有“小莫斯科”之称。1933年9月,蒋介石对革命根据地发动了第5次“围剿”,仙源亦在其列。在国民党重兵压境的情况下,1934年1月,省委、省苏维埃政府等机关被迫撤离,向铜鼓、平江边界转移。至今在仙源还有30余处旧址、旧居保留完整,省委和省苏维埃旧址在1959年被列为江西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现在,万载县革命根据地旧址作为现代重要史迹被列为第六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湘鄂赣省苏维埃政府旧址

  由于这里旧址较多,我们仨人决定分开拣重点参观,再一起交流。朱、卢俩人分别去了省委、《红旗》报社等旧址,我则去了省苏维埃旧址。

  湘鄂赣省苏维埃政府旧址在仙源镇桥头王家大屋。该屋座东朝西,左右两幢并列相衔接。青砖青瓦,木梁列架。在两幢中间之走巷的墙壁上还保留着当时书写的标语,左端是“馬克思之路”,右端是“列寧之路”。1932年8月,“省苏”组织召开了第二次工农兵代表大会,正式选举了第二届省苏执委,彭德怀被选任副主席。

  在参观的人群中有位头发斑白、佝偻着身子的老汉在一个十二三岁男孩的搀扶下,在走廊里缓缓地观看着,还一边向孩子说着什么。在后幢右厢房一间挂有“彭德怀办公室兼住房”木牌的房子前,老人伸出瘦弱的手抚摸着格子木窗,神情严肃,自言自语:“彭德怀,好人、好人哪……”

  我好奇地上前与他搭上话:“老人家,您是本地人吧。”

  老人回过头来,打量着我。

  我向他亮明自己的身份,还把手里的队旗展开给他看。

  看来,老人有些文化,他一字一顿地呤念着队旗上面的每一个字,未了,他抓住我的手,迭声地说:“吃水不忘挖井人,好,好!”之后。他告诉我,他叫叶文宣,今年75岁,是本地人。也许是站得久了,腿发酸的缘故,老人在门槛上坐下来。喝了一口水后,他又给我讲述了一个温暖他家几代人的故事:1928年秋,彭德怀率领的红五军由平江南下,在奔赴井冈山的转战途中,来到了万载仙源。红军打开土豪的谷仓,敲打铜锣,召开群众大会,让四乡群众来挑粮。据父亲讲,当年公公婆婆均已去世,而他只有10岁,与70岁的瞎眼祖母相依为命,婆孙俩当然背不动谷子。后来彭军长知道此事后,亲自挑了两袋谷子送上门。彭军长还拿着祖母的手,亲热地说,天下穷人多富人少,只要我们穷人团结起来,打倒土豪劣绅,穷人一定会当家作主,过上好日子的!

  我的笔在笔记本上“沙沙沙”的记录着,心里异常的兴奋。是啊,从平江一路走来,我们沿途采访过不少群众,可是每每问及解放前发生在当地的有关革命斗争故事时,不是摇头就是摆手,几乎一问三不知。我们很是失望,不是常说勿忘历史吗,而建国还不到70周年呀,人们怎么就淡忘了那段红色历史呢?!今天真是幸运,总算让我碰到了这个叫叶文宣的老人,听听,他的父辈竟然与彭总还颇有渊源呢。我当然不能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于是又如饥似渴地追问道:“那么,您还知道彭军长或红五军的其它故事吗?”

  老人看了我一眼,不无感慨地说:“难得你有这份热情和认真。咳,现在这年代让我怎么说好呢,如今的后生伢子有时间宁愿打牌搓麻将,也不愿听我这老头子唠叨过去那些事,嫌我烦人!——而你不愧是走文化长征路的,就是不一样,好吧,我就还给你讲个关于彭军长枪毙乡支书的故事吧。”

  时间也是1928年9月,彭军长率领红五军来到仙源后,立即组织老表们办农会、建立赤卫队,打土豪,烧田契,山里老表人人扬眉吐气。时间不长,红军就把小小山村闹得红红火火。

  一天,彭军长正在军部翻阅文件,看到几份老表的控告信,说是八区书记齐少古私吞胜利果实腐化堕落,不管百姓疾苦,纠集一些贼男贼女,成天饮酒作乐,使农会成了他齐家的天下,百姓奈何他不得,彭军长看后,心里非常气愤,恨不得立即派人去把齐少古抓起来。可是冷静一想:证据呢?要是冤枉了一个好人怎么办?为了弄清事实真相,彭军长想出了一条妙计——

  第二天上午,八区陈坑村来了一位讨饭的中年汉子,只见他戴着一顶烂斗笠,衣裳破旧,手柱一根打狗棍,两眼却恫恫有神,他边走边问,不一会便来到齐少古住的那幢高阶屋前,只见吊环大门敞开着,往里一瞧,正厅上正在大摆筵席,一个头上歪戴礼帽,身穿长袍的人坐在上首,一个妖里妖气的女人倚在他身边,一伙不三不四的人围着桌子,正在吼叫着行酒令。看到这一切,门外这个讨饭汉子不由皱了皱眉头,向跟上来的几个人耳语一番,然后自己迈上台阶,跨进大门,径直朝里闯去。他的出现自然是扫了厅内众人的酒兴,只见歪戴礼帽的人离开桌子,来到他跟前,眼睛一瞪,骂道:“你瞎眼啦,这里也是你来的地方吗?滚滚滚!”

  讨饭人说:“我是想来参加农会的。”

  “歪帽子”一听,不觉仰头大笑:“哈哈哈!你一个要饭的,也想入农会?好啊,但得先拿两桌酒钱来!“说着,一只手伸了过来。

  讨饭人惊讶地问:“啊,你是哪家子共产党?入农会还要收酒钱?

  “我是哪家子共产党?告诉你,齐——少——古,怎么样?没钱就赶快滚蛋!

  “呀,你就是齐少古,失敬,失敬,我给你钱——”讨饭人说着,丢掉打狗棍,摘下烂斗笠,从怀里掏出一个纸包递到齐少古面前。齐少古见此人还真有钱,不由眉开眼笑,忙把纸包抓到手里,一层一层打开,但他万万没想到,包里竟是一张公文纸,上面写着两句话:“要问我是谁,军长彭得怀。”公文纸下方盖着一个红五军军部的朱红大印。

  齐少古顿吓得魂飞魄散,脸刷地变得煞白,跪在地上,头捣蒜似的直叫:“彭军长饶命,彭军长饶命!”彭军长双手叉腰,威风凛凛,叫跟进来的俩个战士把齐少古押回军部审讯。

  经过审问,齐少古招认了全部罪行。下午,农会四处张贴布告,列出齐少古破坏党的威信、破坏农会规章、欺压百姓、腐化堕落等罪行。经彭军长亲自批准,判处齐少古死刑。

  枪决了齐少古,纯洁了农会组织,恢复了党在群众中应有的威信。陈坑一带的农会组织比以往更加巩固和壮大了。

  听完这个故事,我不由为彭德怀同志视恶如仇、执法如山、为民除害的高贵品质和雷厉风行、求真务实的工作作风感到敬佩!。

  大概是佘兴未尽,不待我问话,叶老竟又哼起了当年在万载苏区广为传唱的一首名为《初来彭德怀》的民谣来:

  初来彭德怀,成立苏维埃,人民欢欢喜,斗米又斗柴。

  (斗:方言,凑拢来的意思)

  我当即被叶老的情绪所感染,也是为他刚才讲述的彭德怀枪毙齐少古的故事所感动,我也情不自禁地跟着哼唱了一遍。可能是江西跟湖南相邻的缘故,在笔者所在地——湘南,也通用“斗”字之方言。所以,吟唱这首歌谣,心里感到特别的亲切——“斗米又斗柴”唱出了老区人民对红军领袖的拥护和爱戴,也唱出了受苦受难的老区人民跟着共产党闹革命,追求平等、自由、翻身作主人之新生活的热情!

  可能讲话时间长了些,老人“咳咳咳”地咳嗽起来。其孩子连忙懂事地伸手在老人的胸口搡摸着。缓了口气,老人又对我说:“前些日子,我重病了一场,看来来日不多了。今天又领着孙子前来这里瞻仰,缅怀革命前辈的丰功伟绩,顺便给孙子进行一次革命传统教育。”说完,老人向我挥挥手,然后在孙子的搀扶下,步子蹒跚地离开了。

  我拿起手机,想给叶文宣老人拍照留念,不巧手机没电了。我感到无比的惋惜,只有在心里默默地祝愿叶老健康长寿,好让更多的人从他口里聆听到来自85年前彭军长和红五军在万载的革命故事,并让这些故事世世代代地传唱下去。


  下午,我们离开仙源来到县城。

  到县城己是5点多钟,我们径直来到了距县政府200米的“湘鄂赣革命纪念馆”。该馆原本于1960年建于仙源,但为了更好地宣传湘鄂赣革命斗争史,于1983年后移至县城。在1967年春,“文革”高峰时期,该馆也蒙受“为彭德怀树碑立传”的罪名,而遭到空前浩劫,馆内大量珍贵文物、史料被毁。馆里的管理人员也被下放劳动。1980年拨乱反正时,万载县对纪念馆进行复修,并重新对外开放。

  走出纪念馆,我们又来到位于城西的中国工农红军革命烈士纪念塔前,凭吊革命先烈。此时夕阳西沉,火红的晚霞烧红了半边天。9、9米高的纪念塔映射得金光闪闪。塔顶矗雕着一面有“镰刀、斧头”组合图案的“中国工农红军”军旗,红旗在霞光中愈发通红,就象一团火苗在熊熊燃烧……在轰轰烈烈的10年苏区斗争中,万载人民付出了沉痛的代价,据不完全统计,有5956人献出了生命。在国民党的疯狂“围剿”面前,万载苏区人民没有屈服,仍积极参军参战,为革命输送了大批干部和3600多名红军……

  一鞠躬、二鞠躬、三鞠躬……我们在心里默默地告慰英灵:你们安息吧!你们为之付出生命的热土上已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后人们正满怀信心、意气风发迈步小康,而你们的英名将千秋万载铭刻在历史的丰碑上!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相关分类
返回顶部